您的位置:创新中国网 > 新闻

“佛系”快手全资收购A站,“凶猛”抖音虎视眈眈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15:31 来源:营口热线 编辑:醉言
导读:数次徘徊在“死亡”边缘,又屡屡顽强“复活”之后,AcFun(下称A站)终于“卖身”成功了。6月5日上午,国内短视频平台快手宣布已完成对A站的整体收购。快手相关负责人今日在接受资事经纬(zishijw)采访时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的品牌,独...

数次徘徊在“死亡”边缘,又屡屡顽强“复活”之后,AcFun(下称A站)终于“卖身”成功了。

6月5日上午,国内短视频平台快手宣布已完成对A站的整体收购。

快手相关负责人今日在接受资事经纬(zishijw)采访时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的品牌,独立运营,原有的团队独立发展。关于此轮交易细节,快手方面则表示不便回应。据资事君了解,A站本轮投前估值为7.5亿人民币,相比上一轮融资时18.5亿元的估值缩水一大半,此次A站的“卖身价”,大概率会低于7.5亿的估值。

去年12月,A站尚可勉强进驻“10亿元俱乐部”,然而在与阿里系的云峰基金洽谈融资事宜时,由于双方在股权问题上发生争执,A站最终被云峰基金抛弃,“卖身”失败。此后,A站情势急转直下,直到今年2月2日,A站由于阿里云服务到期,导致网站无法访问,几乎坐实“死亡传言”。虽然“失联”整整11天后(2月12日)A站官网恢复访问,但在众人眼中,这家经营磕磕绊绊、屡换实际控制人的二次元网站,已经逐渐失去讲述资本故事的能力。

而在AcFun的众多“猴子们”看来,被快手收购无疑是皆大欢喜的一个结局,A站也得以再次站到十字路口。只不过,或许此前太过“命途多舛”,让人们不得不抛出一个疑问:未来A站真的会满血复活吗?

坎坷A站,艰难卖身

作为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站可谓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在核心二次元人群中意义非凡,也曾获得资本热捧。然而,它极不稳定的管理层,以及糟糕的运营情况,一步步将A站拖入了泥潭之中。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在此轮收购前,A站曾获得4轮融资(见下图),至2016年11月完成B轮融资,其估值达到18.5亿人民币,这也是A站历史上短暂的高光时刻。

不过,据娱乐资本论此前报道,A站一直都非常缺钱,虽然两年多以来获得多轮融资,但其入账资金一共也就3亿元左右。纵然是心心念念想要将A站拉入赛道的刘炎炎,也感觉到了吃力,更何况他的股权还不到2%,话语权的缺失,让A站的前景再次变得暗淡。

更为危险的信号是,随着国内版权意识越来越强,A站的盗版行为越来越不受市场所认可。2015年,优酷土豆起诉A站侵犯版权,A站的版权问题得以首次被曝光于白日之下。虽然此次盗版危机最终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而告一段落,但A站的盗版并未由此停止。

A站创始人Xilin曾在AcFun贴吧,以创始人的身份写过这么一句话:“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话语之中,无不透露着一股“爱之深,则恨之切”的意味。

盗版行为猖獗、又没有资金购买作品版权的A站,在2017年6月又遭遇一波暴击。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这一次A站施展了“腾挪大法”,即成为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股东,后者全资拥有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游艺星际),游艺星际又拥有一张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由此,A站再次躲过一场危机。

来源:新浪科技

A站虽然躲过危机,却躲不过更为残酷的一个事实。根据A站资方调研数据显示,A站在2017年11月的实际DAU已经降到了160万,其中PC端90万、移动端45万—而这个数字在当年1月份的峰值为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上述数据也意味着,A站已流失了大量用户。除此之外,A站财务数据也相当难看,其在2015年营收仅为363万元,而净亏损却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更是达到1.46亿元。A站的至暗时刻,也就此到来。

不过很快,A站再次展现神奇的“复活”能力。去年12月,阿里谋求通过投资的方式,实现对A站控股,以补齐在二次元ACG以及社区产品领域的空白。今年1月,投资事宜陡然生变,据36氪报道,A站原定增发2.5亿新股,估值10.3亿人民币,但由于阿里系的云峰基金后来态度发生转变,又与A站原大股东奥飞系在股权问题上发生争议,导致此次投资流产。

成立于2007年的A站,十年内换了六次“掌门人”,最终在第11个年头被快手揽入怀中。保持独立运营的A站,是否能在CEO刘炎炎的带领下,走向“下一个春天”,既令人充满期待,又让人感到一丝忧虑。

快手何以收购A站?

近两年,短视频迅速崛起,BAT、头条、网易、新浪等众多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这一全新赛道,建立产品矩阵。短视频作为下一个时代社交的入口和载体,承载着腾讯、阿里下一个十年发展机遇。

资事君(zishijw)认为,对阿里而言,短视频天然的社交关系链,既有助于攻破腾讯建立的社交壁垒,又可让自身电商业务无缝嫁接在短视频中,并生成全新电商运营模式。而对腾讯来说,守住短视频就是守住了社交根基,所以腾讯无疑是最决绝的想要吃下短视频市场的那一方。作为短视频领域佼佼者,快手也进入腾讯视线之中,成为腾讯打出的一张王牌。

那么,腾讯手中的这张王牌,何以在此时选择收购A站呢?

据资事君了解,目前快手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占比超过60%,随着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势必要发力一二线城市,而A站在这方面补足了快手的劣势。据极光大数据显示,在用户性别分布结果上,A站有更大比例的用户分布在一线城市,占比达到20.04%,新一线和新二线城市占比也较高,这部分用户群体对于提升快手品牌调性至关重要。同时,A站用户使用快手app的比例为19.5%,而快手用户中仅有3%的A站用户,这也意味着未来快手将获得大量二次元用户群体,从而大大拓展未来商业前景,增加在资本市场的话语权。

除此之外,短期内抖音狂飙猛进,成长为头部平台之一,这不得不让成立多年的快手警惕万分。5月31日凌晨,“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发布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其中援引由高瓴资本研究撰写的《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见下图),关于抖音、快手的数据颇令人关注。报告显示,抖音日活用户9500万人,同比增长78%,快手的日活用户高于抖音为1.04亿。

企鹅智酷在今年4月发布的《快手amp;抖音用户研究报告》中也指出,抖音在过去三个月的增速远超行业竞品,在用户的消费广泛度和时长上,抖音高于快手,抖音获取了更多非快手新用户或者离开快手的用户。另外,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等头条系产品,也对快手造成一定压力。

从上述报告数据来看,抖音似乎大有超越快手,问鼎冠军之势。重压之下,快手需要找到一家无论从用户增长还是商业化方面都与之对标的平台,而A站恰好满足这些需求。

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快手与A站自然走到了一起。

快手佛系,抖音凶猛

在产品设计上,快手CEO宿华和首席产品官程一笑定下了一些基本原则,即内容上偏真实,在流量分发上讲究平等普惠,不向名人倾斜,不与网红签约和入驻,坚持去中心化。所以,快手上没有醒目的标签、大V位置、平台推荐等,连火热的直播都被在视频流里,相当低调。快手相关负责人称,一直以来,快手对外输出的产品逻辑都是从记录到分享,再到关注、互动、社交,进而帮助普通人消解孤独,提升幸福感。

抖音的产品设计则完全不同。抖音官方每天都会推送话题挑战,紧扣热点,激发用户的活跃度,同时不断推出运营活动,比如在某一类创意视频火爆的时候,引导普通用户模仿,借势吸引更多新用户注册并参与进来。另外,抖音已经创造出如“双击老铁666”、“一根面”等大众流行符号,拥有文化输出能力,这与“佛系”的快手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资事君认为,快手的“佛系”,与快手CEO宿华历来的低调务实有关。据接近宿华的人士透露,宿华在公司里吃食堂,骑ofo单车来上班,非常平易近人。每隔两周的周五下午5点,快手CEO宿华都准时出现在快手自建的咖啡厅,用一个小时来回答5个办公区共2000多名员工的问题,从产品改进到公司近况,事无巨细。

快手CEO宿华

在不同产品设计逻辑影响下,快手的商业化进程走得颇为缓慢,抖音则显得有些凶猛。据资事君(zishijw)了解,2017年9月抖音就开始试水商业化,开放开屏页、横幅等多个传统广告位给品牌广告主,还创新了“抖音贴”、“挑战赛”等广告方式,其中最具特色的“挑战赛”孕育出多个抖音“红店”、“爆款”,成为抖音商业变现大杀器。

而快手目前主要还是依靠直播和信息流广告变现,快手相关负责人表示,快手不着急商业化和变现,也不做流量生意,专注于记录分享和连接,坚持不打扰用户,强调注意力平均分配,不把挣钱视为企业第一要务,所以才能形成天然的用户习惯。

不爱挣钱的快手,与视金钱如命的抖音,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不过,即便两家产品基因、理念各异,也挡不住社交的诱惑力。据36氪报道,春节后抖音进行了两轮改版,拍照上传图片、私信发送表情和多人互动,以及即将上线的“关注流”改版,都意在鼓励互动和社交。而在社交上,快手还在持续优化用户间的互动和内容生产体验。同时,快手还将丰富私信的交流形式,从发送图文、表情,到可以分享快手上喜欢的视频,强化私信功能将更加巩固快手已有的关系链。

作为短视频领域的两大巨头,佛系的快手和凶猛的抖音终难逃过一场缠斗,最终结果会是怎样,也让人倍加期待。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