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创新中国网 > 新闻

“相信我,票绝对是真的”数字时代黄牛为什么打不完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30日 08:32 来源:中新网 编辑:樊华
导读:一张演唱会门票背后的攻与防:“机刷”被拦截后,他们找大学生人肉抢票数字时代,黄牛为什么还“打”不完“相信我,票绝对是真的!我才赚了你一百块钱!”一名中年男子突然拉大了嗓门,尽管循环着周杰伦欢快的《牛仔很忙》,周围正低头吃着麦当劳的人,还是被...

一张演唱会门票背后的攻与防:“机刷”被拦截后,他们找大学生人肉抢票  数字时代,黄牛为什么还“打”不完

“相信我,票绝对是真的!我才赚了你一百块钱!”

一名中年男子突然拉大了嗓门,尽管循环着周杰伦欢快的《牛仔很忙》,周围正低头吃着麦当劳的人,还是被这一声惊到,抬起了头。他斜着眼环顾了一圈,又放低声音:“我做这个很多年了,不信你可以去粉友群里问问。”

女生咬着汉堡,不紧不慢地说:“等我朋友验证完了我就付钱。”

“我说了吧,你还不信,我飞那么远到杭州,才赚了你们几百块钱,周杰伦的票多值钱啊。”他把外套系在腰间,拎起袖子擦了擦汗:“真是作孽。”

自11月以来,杭州的演唱会井喷,光是12月就有5场。这样的攻与守,时常会在黄龙体育中心门口的肯德基、麦当劳上演。

一边是粉丝对不合理加价的不满,另一边又怕没了黄牛再难抢到票。黄牛和粉丝之间,渐渐形成了一种互相嫌弃又互相依赖的奇怪连接。

而对于“人在江湖走,锅在天上飞”的一级票务市场来说,黄牛的不断进阶、粉丝与黄牛的关系,都让人头疼。粉丝与黄牛,黄牛与一级票务平台,时刻都在用一张黄牛票上演着攻守战。在技术层面到底有没有办法治黄牛?钱江晚报记者从一级市场票务平台相关负责人、销售风险治理专家等资深业内人士处得到的回答是:目前机刷已有办法可筛选。

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黄牛不断进阶

“900元的票,他要价2000元,想冲到他面前揍他一拳的心都有了。”华秋从初中开始就听周杰伦的歌,去现场听一次,是他一直想做却没能做成的事,“抢不到票啊,秒光。”

他也不是没试过找黄牛,就拿11月杭州这场来说,他前后托朋友找过3个黄牛,不是要价太高,就是真假难辨。“我身边有朋友买到过假票,也有付了钱黄牛消失的,所以我不敢轻易入手。想看场演唱会回忆下青春怎么就这么难!”

追星男孩女孩的抢票“血泪史”,仿佛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而这其中的故事,90%都和黄牛有关。

几年前,黄龙体育中心的演唱会开场前,你还能在入口处碰碰运气,要是运气好,赶着开场时间,黄牛还会给你个甩卖价。如今监管越来越严,黄牛的身影慢慢少了,但是僧多粥少的时候,你依旧能在网上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溢价是常态,若是遇到有特殊意义的“告别场”、“复出场”、“纪念场”等,票价翻个2~3倍,甚至从几百一张涨到上万也不在话下。

也许有人会说,如今购票不是都需要实名了吗?黄牛还怎么抢票?

晓波也是周杰伦杭州演唱会的工作人员。他告诉钱江晚报记者:“黄牛的办法多着哩,人证合一?他们就找大学生人肉抢票,抢到票加价回收。”据晓波说,通常一张票的回收加价在100~200元的样子。

在演出行业很多人眼中,黄牛一直在进阶。过去的黄牛称为老派黄牛,属于资源型,比如手上握着很多演艺资源,有门路。如今的黄牛,被一些人称为新派黄牛,属于羊毛党型,比如众包给学生、兼职抢票,再低价回收,高价转卖。你说他作假?没法说。

每次开票后,微博小编都能在后台收获一片骂声。

粉丝不满?

一级市场:我们也很难

票难抢,归根结底还不是票少?是的,因此一旦抢不到票,或看到有黄牛炒天价票时,总会看到网友狂怼票务代理平台。

“每天一登录微博后台就发现自己又被问候了全家。”国内最大的演出票务平台大麦网官微轮值小编小唐跟钱江晚报记者吐槽。

众所周知,所谓的官方指定唯一售票渠道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唯一”。

目前市场上演出票的流向,分两种: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夹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的,便是黄牛。他们从一级市场上用各种手段拿到票,再去二级市场分销。

“对于一级市场来说,票的数量是有限的。”有资深业内人士给钱江晚报记者算了笔账。

一场演唱会的票,刨去工作票、赠票、防涨票(防止人员过多的预留座位,一般在20%左右),剩下的才是可售票,而可售票中,又分赞助票、粉丝票、正常观众票。以一场热门演唱会为例,座位数50000,内场可摆放座位数8000,这样可售票=58000×2/3(除去1/3舞台遮挡区)×80%(除去防涨票)×80%(除去赠票+工作票)=24870张。这两万多张票,或许还不只一家票务平台售卖,因此每家票务平台上开放的票并不多。

僧多粥少,也是黄牛猖狂滋生的最主要原因。

没有办法治黄牛了吗

“机刷”有技术可拦截

消费者与黄牛,黄牛与一级市场的攻防战,何时才能结束?

采访时大麦网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平台一直在不计成本投入打击黄牛,已有了一个全链路的攻防对抗体系。

大麦网风险治理负责人起灵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一个账号在几秒钟内下单请求几百上千次,基本是“机刷”,有技术可以拦截,拦截率基本达到99.9%。另外,基于账号信息、地址、购买行为、操作行为等属性提取出统计特征、文本、序列和结构特征,并在此基础上构建融合传统统计模型、图算法模型和深度学习算法模型的集成检测模型,也能从多个角度不同视角来识别团伙、机器刷票、众包人肉抢票的“黄牛”行为。

比如一个人,连续几天买了时间间隔很近,距离却很远的演唱会;散落在不同地方的人,寄送地址却是同一个地方等,这些都有人肉抢票嫌疑。

当然,中间也有很多难点。比如学生抢票,很难去分辨是否是抢票党。“比如评估模型告诉你说这个大学可能存在问题,但是也不能一刀切。这是最麻烦的,你缺乏证据和约束。”

人证合一,不能线下刷脸验证吗?“不行,那些真的临时去不了的人,票怎么办?退票?主办方压力太大。所以我们一直在找技术、找方案、找平衡。” 起灵说,目前大麦网内部已经形成一种新的技术去防止人肉抢票,不过项目还在测试阶段,尚不能透露。“当然,各界都要达成共识,对黄牛的打击才能真正有效地推进。”

有业内人士认为,防患黄牛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提高供给,满足需求,面对普遍存在的溢价情况,增加演出场次,提升演艺市场的繁荣发展,才是让票价回归理性的根本。

朱银玲 楼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