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创新中国网 > 经济

王汉锋:中国仍是跨国企业最重要市场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2日 16:36 来源:金融界 编辑:宋元明清
导读:2020年新冠疫情疫情给全球产业链造成了一定冲击。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作为全球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环、也是全球跨国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是否会面临较大的外资撤离压力,引发较多关注。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师、董事总经理王汉锋22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

2020年新冠疫情疫情给全球产业链造成了一定冲击。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作为全球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环、也是全球跨国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是否会面临较大的外资撤离压力,引发较多关注。

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师、董事总经理王汉锋22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具备大市场、完备产业链、大基建及人口红利四大优势。其中,大市场带来供给侧及需求侧双重的优势,是最根本的,与其他几点相辅相成。

中国产业具四大优势

王汉锋表示,中国制造业在改革开放的近四十年来契合内需发展的需要,在此前门类不全、技术落后、 规模偏小的基础上起步,从低附加值、技术含量低的状况逐步发展、迭代、升级,延伸至进入部分中高附加值产业,目前工业产值占全球约30%,是全球第一大工业国,并仍在继续扩张和升级。

中国的制造业产业链发展至今,除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之外,主要依托四大优势:

一是大市场优势。中国庞大的市场和需求空间是中国各类产业发展的温床,是各类制造业依托发展第一大优势。中国在大力投资扩产能、打工业基础的阶段,各类与投资相关的原材料、资本品等需求量及占全球的比例达到空前的规模及水平。当中国逐步转型到内需与消费驱动的阶段,中国的消费市场也在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一消费市场。单一大内需市场已经并将继续为中国各类产业发展提供广阔的平台、带来需求及供给侧的双重优势。

二是大、长、全的产业链优势。中国较为完备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优势也是吸引包括跨国公司及本土企业的一大优势。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为例,整机厂商的一级供应商在中国都可以找到;动力电池更是如此,从上游的材料、到中游电机电控等部件、以及下游需求,基本实现全产业链覆盖。在一个国家和地区能够实现一个产业从上游到下游全产业链的覆盖将缩小企业采购和物流成本,也将缩短对需求及技术变化的响应时间,而这种全产业链的覆盖是以大市场需求为基础的,并且随着技术的积累,中国的产业也在不断往附加值更高的方向逐步升级。跨国公司要降低其在全球供应产品的成本,中国市场至关重要。虽然疫情等因素可能让跨国公司采取部分区域多元化的战略,但考虑到运输半径和成本等因素,针对中国市场需求的跨国企业可能不仅不会移出中国,反而会进一步加大本土化率。

三是大基建优势。中国在软硬件基础设施方面形成的两个“超级网络”有助于提升企业整体的运行效率。硬件方面,中国包括高铁在内的基础设施优势仍在不断提升。截至2019年底,高铁运营里程已经超过3.5万公里,约占到全球高铁网的七成。“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提出,2020年构建横贯东西、纵贯南北、内畅外通的“十纵十横” 综合运输大通道。软件方面,中国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在2019年上半年已经达到60.5%。2019年11月, 中国正式启动5G商用,工信部表示力争2020年5G网络将覆盖所有地级市。预计2020年三大运营商将投入约1800亿元新建约60万座5G基站,5G用户数据有望达到1.4亿-1.5亿部,渗透率约为10%。便利的基础设施网络,不仅帮助降低企业人流、物流成本,提高效率,且会配合衍生新的商业模式,使得中国在一些新商业模式上的探索领先全球。

四是人才红利优势。尽管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使得中国在部分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上的竞争优势有所下降,但中国巨大的人才储备和持续增长的研发投入正在使其从传统的“人口红利”转向“工程师红利”。人才储备上,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本科毕业人数约为834万人,研究生毕业人数64万人。根据联合国统计,2018年中国全国工程师人数约为152万人,总数在全球主要国家中领先,每百万人拥有工程师人数约为1105人,远超根据人均GDP估算的工程师人数(392人)。数量绝对领先的高质量工程师群体及高学历毕业生群体,使中国“高知识含量的劳动力”继续具备成本优势,降低了中国的研发成本,提高了研发效率,也为中国制造业进一步升级、走向高附加值制造业奠定了基础。

中国仍是跨国企业最重要市场

对于当前产业链转移的个别现象,王汉锋表示,目前产业撤出的现象大致分为三种情形:第一,人工、环保等成本上升导致的产业转移,如部分相对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行业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典型的如纺织行业、家具制造等,这类产业转移早就发生,并带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近年的增长;第二,中国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不断增加、跨国公司市场份额有所缩小,如家电、智能手机、工程机械等,甚至也包括部分服务业,如零售超市等;第三,为规避政策等方面的不确定性而考虑移出中国。

王汉锋认为,前述两种情形的产业搬离是与中国产业升级相伴随的“副产品”,不宜过度担心。即便是第三类的产业链转移暂时也并非主流。中国美国商会2019年底基于372个会员企业反馈的有效调查问卷汇总后的结果显示,仅有约17%的公司考虑或已转移产业链至中国外,且这一比例相比2017年的23%和2018年的19%反而有所下降。从短期投资意愿看,37%公司表示在2020年没有扩大投资计划,这也是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计划投资增长10%以上公司占比较2019年有所提升。

王汉锋表示,根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共有59万家外商投资企业,投资总额7.8万亿美元。总体来看,目前外商投资企业创造了1/4的工业利润、1/5的税收、40%的对外贸易、5%的城镇就业和4%的固定资产投资。不过自2013年峰值以来,上述水平都有一定回落,也意味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转型和本土企业的成长。